贵州人和降级时,队员打出了感谢球迷的标语。不料,这支不断漂泊的球队几个月后便告别了贵州球迷。Osports供图

日前,职业足球俱乐部异地转让的大门正式关闭,这意味着中国足球俱乐部四处“流浪”的时代就此终结。现有的俱乐部在一个地区扎根下来,对球队、球迷、联赛都大有益处,但当俱乐部遭遇困难难以为继时,还会出现非常棘手的问题。足球俱乐部要想真正扎根,除了行政手段,还需要从经营模式上走出新的路子。

去年11月25日,中国足球协会注册工作培训班上,一条酝酿许久的规定得以出台——今年1月10日起,中超、中甲和中乙俱乐部禁止跨省转让,在地市级足协注册的俱乐部禁止跨市转让。出台这一规定的背景,是中国足球自从1994年职业化以来,发生在足球俱乐部身上的转让事件达200次。这种过于频繁的转让和迁移,让整个职业足球始终处于一种动荡之中。

足协认为,足球俱乐部是城市的一部分,球迷风风雨雨陪着一起走过那么多年,属地文化已经深入人心,俱乐部只有在一个地区稳定地扎根下来,才能更有归属感,有利于地域足球文化的发展、维护联赛的稳定和形象的提升。

所谓的跨省、跨市转让是指一支职业化球队因遇到经营上的困难而转让到异地的行为。举一个最有代表性的例子——上赛季从中超降级的贵州人和,前身是1995年成立的上海浦东,此后被收购后变成了上海国际,2006年更名为陕西浐灞迁至西安,此后又改名贵州人和落户贵阳。颠沛流离之中,球队成绩始终不稳定,降级后的贵州人和不久前再度迁移至北京。在人和俱乐部多次转让中的背后,各地球队在情感上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在1月10日转让大门关闭之前,来自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联赛中的26家俱乐部完成了股权转让,比如此前炒得沸沸扬扬的江苏舜天更名为江苏苏宁、天津松江更名为天津权健等。其中在异地转让方面,中超没有俱乐部提出申请,而中甲有两家俱乐部申请跨注册协会转让,分别为贵州人和迁移到北京,哈尔滨毅腾迁移到浙江绍兴,中乙则有5家涉及跨注册协会转让。

随着大限已至,中国足球的版图也就此定型,从球队分布来看,中超、中甲的大部分球队都集中在经济发达的地区。京津冀地区拥有4超3甲,即国安、泰达、永昌、华夏幸福,北控、人和、权健;长三角与山东半岛区域则拥有5超4甲,即申花、上港、鲁能、江苏、绿城,申鑫、中能、海牛、毅腾;珠三角有2超2甲,即恒大、富力,深圳、梅州。

往日的足球重镇东北地区已经逐渐淡出,目前只有3超1甲,即延边、长春、辽宁,大连。中部六省拥有庞大的足球人口和深厚基础,但在职业足球的发展上,却始终处于落后,河南、山西、湖北、安徽、湖南、江西六省仅有1超2甲三支球队,除了建业是中超独苗之外,武汉卓尔和湖南湘涛都在中甲。职业足球最薄弱的要数西部南部地区,仅有1超2甲,即重庆力帆、贵州智诚、新疆达坂城。

不久前,石家庄永昌欲迁往深圳的消息引发众多关注与非议,永昌想离开的原因并不复杂——投入高,收入低。永昌作为上赛季的升班马,在中超投入了2亿多元的资金,取了不错的成绩,这些钱几乎都是来自于俱乐部自己的腰包,而上赛季他们球队的冠名和胸前广告都没有卖出去,永昌集团此前宣称他们的年产值是50亿,而恒大集团销售额超过1000亿,相比之下永昌俱乐部经济压力极大,长此以往肯定吃不消。

球迷们应该都知道,石家庄是上赛季中超有名的魔鬼主场,当地球迷热情极高。如果永昌真的离开石家庄,当地球迷一定非常伤心,球队之前的积累也将损失殆尽。底蕴、坚持、纽带,在关系到生存的经济问题摆在俱乐部面前时,一切都显得太过微小,球队只得谋求赞助,进行迁徙,这样的例子在中国足坛数不胜数。

从长远来看,禁止跨省转让是一个利好的政策。日本J联赛就是一个好例子,足球俱乐部扎根一个地区,与所在地区形成亲密的纽带,除了营收之外,更看重荣誉感,为当地的荣誉而战。日本一直没有球队迁徙,球迷对球队的认同感极高,当俱乐部遭遇困难,球迷甚至还会为俱乐部众筹。大阪钢巴今年将启用可容纳4万名观众的新球场,此工程耗资140亿日元,其中社会募金就高达110亿。当地球迷、企业对球队的爱可见一斑。

在足球发达国家,球队迁徙的事情不可想象,任何一点传统的改变都会被球迷的口水淹死。陈志远在收购英超卡迪夫城俱乐部后,将球队的“蓝鸟”Logo改为了“红龙”,并把主场传统蓝色球衣改成了红色,引得球迷一致抗议,在硬撑了一年之后,这位华人商业大亨也不敢再任性了。正是这种对传统的坚守与积淀,英超随便拎一支球队出来,都堪称“百年老店”,背后有众多死忠球迷追随。

“禁止跨省转让”只是行政手段,如何让俱乐部真正属地化,还需要从运营模式的源头进行改革。中超队伍大多是属于某一家企业或个人,而绝大多数的欧洲足球俱乐部则采用了股份制和会员制。股份制的俱乐部如王健林入股20%的马竞,球队由多个大股东各持股一定比例,收入、支出都是公司化运营,不至于一家经营不善而导致俱乐部无法继续生存。

而如皇马、巴萨这样的会员制俱乐部,拥有十多万会员,会员通过缴纳年费换取诸如俱乐部季票、活动参与权、小礼品等福利,同时还可以获得对俱乐部重大事项的表决权,如对主席选举的投票权。俱乐部作为公共财产,拥有广泛且雄厚得让人难以想象的支持。

今后,随着“俱乐部名称去企业化”等一系列规定的实施,框定了俱乐部的发展方向,但想真正扎根当地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这就是足球所说的积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