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亚足联官方宣布,撤销山东鲁能(山东泰山)俱乐部参加2023年亚冠联赛许可证,这也意味着他们将没有资格出战今年的亚冠联赛。

据记者马德兴透露,其实早在3月中旬,我们足协就已经收到了来自亚足联的消息,告知山东鲁能俱乐部将被取消亚冠参赛资格。而原因是山东鲁能俱乐部在2017赛季结束后没有妥善处理一位外籍助教的合同纠纷,对方告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最终胜诉。

在看到亚足联的公告后,不少媒体开始挖掘鲁能究竟是被谁“坑”了。不少人将“罪魁祸首”认定是马加特教练团队中的凯文·斯托茨。

国外助理教练凯文·斯托茨在山东球迷心中“分量不轻”,2017年中超联赛中,凯文·斯托茨在没有得到俱乐部允许的情况下,在球队争夺2018年亚冠联赛参赛资格的重要比赛期间擅自离队前往外地度假,随后又不服从俱乐部的管理,在未征得俱乐部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回来。

2018年3月,当时的山东鲁能俱乐部向我们足协仲裁委员会递交了仲裁申请书,申请终结了与凯文·斯托茨的合同。

身为助教,凯文·斯托茨还与主教练马加特交恶,他在离开我们后接受采访炮轰马加特的战术过时,而且山东鲁能俱乐部内部联系十分复杂,球员执行能力也非常差。这条新闻还曾被王永珀转发到朋友圈怒怼。

但这次被取消亚冠资格的事情主角并非凯文·斯托茨,而是马加特的另一位助教沃尔夫斯冈。据马德兴透露,山东鲁能俱乐部在结束与马加特的合作后,没有处理好与整个教练团队的合同。

当初鲁能选定马加特团队时,是与担任主教练的马加特签订的“一揽子”合同,由马加特再从“一揽子”合同中拿出薪资支付给助手。沃尔夫斯冈的薪资也是从马加特手中拿的。

但是,由于马加特与沃尔夫斯冈在执教理念上存在分歧,两人之间后期闹得不愉快,但因为都是国外人,出于各方面考虑,沃尔夫斯冈将矛头对准了鲁能俱乐部。所以,直接将俱乐部告上了国际足联。

沃尔夫斯冈认定按照合同,如果鲁能要解除合同的话,应该按合同规定赔钱。但鲁能认为因为与马加特签订的一揽子合同,支付解约金也是给的马加特团队,不应该单独给他们解约金。

据了解,如今的山东泰山已经按照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所做出的判决内容,将赔偿支付给了沃尔夫斯冈,数额“不过”是50万欧元。原本破财消灾的易事,怎么就演变成了如今这番下场?

在官司打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后,处于股权变更时期的俱乐部显然没有做足应对工作,而我们足协也没有提供必要的帮助。当CAS作出裁决后,正常情况下会明确通知,10日之内可以对裁决作出上诉。

但马德兴透露,鲁能俱乐部甚至没有按照CAS仲裁判决书中的要求,在规定时间里支付赔偿,而是在收到亚足联相关公文后才支付。

所以山东鲁能俱乐部“逾期未能支付赔偿和利息”是事实,经违反了亚足联关于征战亚冠联赛俱乐部许可证制度中的相关规定。

虽然全新的泰山俱乐部相关领导,已经集体返回俱乐部开会,准备做出相应的对策,但很可能已经无法改变无缘今年亚冠联赛的事实。

唯一可能的解决办法,是在3月21日亚冠联赛开始前,山东俱乐部继续将官司打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亚冠开始之前以推翻亚足联的决定。

亚足联处罚公告中还透露,泰山被剥夺的参赛席位将根据《亚足联俱乐部赛事准入手册》进行重新分配据悉,广州队将变成第二顺位,北京国安变成第三顺位,不需要打资格赛。而上赛季联赛第四的上海海港可能将顶替参加亚冠资格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