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近年来越来越多地受到关注,诞生了不少像恒大、上港这样的豪门球队。当然,对于幅员辽阔的中国来说,拥有自己的家乡球队,是不少球迷内心的愿望。

随着中乙的扩军,像安徽、福建这样的地区,也至少在中乙,拥有了自己的球队。而像黑龙江、四川、陕西这样的地区,即便身处低级别联赛,他们的球迷从人数到呼声,一点不逊于中超的顶级球队。

对于广西、甘肃、青海、西藏和山西的球迷来说,他们依然还处于没有家乡球队的境地。而从历史上来看,他们的也的确从未拥有一支顶级球队。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职业足球史是一片空白。

提到全国知名的业余联赛,“桂超”绝对数得上号。从2011年以来,桂超联赛已经连办8届。在今年的决赛中,广西宝韵两回合总比分2比1击败柳州远道,获得冠军。

今年的桂超联赛,甚至吸引了四家国内知名企业的赞助。此外,今年的中国杯,也让人们看到了广西广大的球迷市场。然而,这样的一个省份,历史上却鲜有职业球队的身影。

早在1958年,广西就拥有了自己的专业队。在专业队时期,广西始终在乙级联赛徘徊,1981年是他们唯一一次征战顶级联赛,但他们在当年宣告降级。1991年,广西队获得了乙级联赛亚军。1994年,中国足球进入职业化元年。不过,90年代初期,广西队已经得到了银荔集团的赞助。联赛元年,广西队以广西华海的名义征战甲B,不过当年便降级到乙级联赛。

1995年,球队重新更名为职业化前的广西银荔征战中乙。当年的中乙联赛是以循环赛形式进行,共4队升级,在最后一轮开始前,前卫队和大连顺发队只要打成平局,就可以挤掉广西银荔,双双晋级甲B。显然,比赛不会出现其他结果,0比0的比分让广西屈居第五,无缘96年甲B。随后的两年,广西先后倒在小组赛和八强阶段,无缘甲B联赛。1997年,球队的乙级联赛资格卖到了安徽,并以安徽乐普生的名义征战职业联赛。

2005年年底,广西足球卷土重来,广西天基老板黄明智收购了克拉玛依油龙足球俱乐部,并将主场设在南宁,广西天基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大王涛出任球队主教练。

2006年中乙联赛,广西天基取得了南区第6的成绩,不过在当年,出现了主教练“王涛打人事件”,球队粗野的球风也饱受诟病,王涛也在赛季中期被俱乐部解约。。2007年,广西天基大幅换血,他们引进了16名球员。他们的换血也一度起到了效果,一度高居联赛第二名,并最终进入年底的四强战。不过在三四名争夺战中,他们负于安徽九华山,失去了晋级甲级联赛的资格。2008年广西天基没有报名中乙联赛,随后再无音讯。

距离广西最近的一家职业俱乐部,事实上至今仍然存在。2014年,广西龙桂达房地产公司以首届广西足球超级联赛冠军南宁市润华足球俱乐部的球员为班底,组建了广西龙桂达足球队。2014年,在安徽进行的中国足球协会业余联赛总决赛上,广西龙桂达获得第四名,从而获得2015年中国足球协会乙级联赛的参赛资格。在当年的中乙,龙桂达获得第七名。

当年年底,广西龙桂达将中乙资格卖给南通支云,球队继续征战像桂超、东盟城市足球邀请赛这样的业余比赛。今年的中冠联赛,广西宝韵作为桂超冠军,将参加南四区的比赛,并向中乙资格发起冲击。

在专业队时代未能取得太多像样成绩的甘肃队,在职业联赛初期也未能拥有自己的球队。不少甘肃球迷把同在西部的陕西国力甚至四川全兴当做自己的精神寄托。

到1999年年底,天津市方洲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投资一千多万人民币,成立甘肃天马足球俱乐部。2000年,甘肃天马报名参加中乙联赛,甘肃历史上第一次迎来了自己的职业球队。

尽管不像陕西、四川一样在最高水平的甲A联赛征战,但即便是中乙,也足以让狂热的甘肃球迷陷入疯狂。在那个低级别联赛无人问津的年代,甘肃天马的主场每场都能吸引到上万名观众,堪称中乙一大奇观。不过当年,甘肃天马仅获得南区小组第四,无缘升级甲B联赛。2001年,他们输给了辽宁青年队,再一次升级失败。不过随后,天马董事长张德庆宣布收购甲b球队天津立飞,甘肃天马也得以借壳升入甲B联赛!

升入甲B的甘肃天马也随即有了甲B级别的投入,陈奕明、左树声等人组成的教练团即便在甲B联赛也堪称豪华。在球员引进方面,他们摘牌了孙永城、刘坤、王硕、麦广梁、桂平等球员,加拿大国脚托尼则成为最为引人瞩目的外援。他们也给了甘肃球迷极大的期待。不过他们并没有取得预期中的成绩,赛季中期,陈奕明、左树声等人组成的豪华教练团相继离任,他们也以4胜7平11负的成绩位居联赛垫底,当年取消的升降级制度才让他们留在了甲B联赛。

2003年1月,甘肃天马吸引了全中国球迷的眼光。英格兰传奇球星加斯科因加盟球队,这名曾在1990年世界杯上横空出世,并在96年欧洲杯上奉献惊世进球的球星,来到了中国的二级联赛。在那个时代,加斯科因的加盟带来的轰动,绝不逊于当今任何球员的加盟。他的到来不仅让甘肃球迷拥有了更高的热情,甘肃天马的客场比赛,也吸引了所有球迷的关注。

36岁的加斯科因也用自己的表现证明了出色的状态。3月29日,七里河体育场,甘肃天马主场迎战青岛澳柯玛。这是加斯科因代表球队的首场比赛。开场五分钟,加斯科因便制造一粒点球,可惜队友未能将球罚进。10分钟后,加斯科因前场左脚抽射破门,迎来了处子球。第76分钟,加斯科因助攻王鹏再入一球。1传1射1造点,加斯科因在甘肃的开局,如此美妙。随后,加斯科因又在对广东雄鹰的比赛里打入一球,不过这也是最后一粒。在为球队出场4次后,加斯科因便以抑郁症为由离开了中国,并一去不归。事后,加斯科因方面提出了天马欠薪和拖欠商业活动酬劳的说法,不过这一说法至今也未得到双方的证实。

加扎离开,甘肃的足球道路还要继续。甘肃天马在甲B继续着不温不火的成绩。2003年9月,甘肃天马转战宁波,结束了自己在甘肃的岁月。尽管当时的俱乐部老板张德庆表示,球队在宁波只是短暂停留,天马是属于甘肃的。然而,没有留在宁波不假,球队也最终再未回到兰州。2004年,甘肃天马转战东莞,更名为东莞南城,并在当年宣告降级。2000-2003,天马像一颗流星,短暂划过了甘肃球迷的天空。

2013年,甘肃足球短暂回到了中国足球的版图。甘肃奥鑫足球俱乐部宣告成立,征战2013年的中乙联赛。在当年的中乙联赛中,甘肃鑫奥一场未胜,位列垫底。尽管没有降级机制,不过由于硬件不达标,甘肃鑫奥没有参加2014年的中乙联赛。甘肃足球,再一次消失在了全国职业足球的版图中。

和广西足球一样,青海也曾在专业足球时代有过短暂的辉煌。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青海足球队曾经与非洲的几内亚比绍国家队热身。1983年,是青海足球最为辉煌的一年,在哪一年的全运会预选赛中,青海足球队先后战胜吉林、福建、甘肃,成为了打入全运会决赛圈12支球队之一。不过随后,青海“黄金一代”先后离队,青海队也没有迎来崛起。

在职业联赛开始后,青海队陷入了长没有职业球队的困局。2012年,中国职业联赛的第18个年头,在中国职业联赛“成人礼”的至一年,青海森科队正式挂牌建立。宋黎辉的挂帅给了这支球队巨大的信心。而球队中的黄洁、高健、董建宏等人,都有着不错的实力与名气。他们也和另一支球队青海足球队一起,征战2012年的中乙联赛。在这一年的比赛中,青海森科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年底的中乙总决赛第二回合,他们2比2不敌贵州智诚,失去了冲甲资格。

这也是青海足球距离中甲最近的时刻。2013年,青海森科没有通过中国足协审核。事实上,在2012年,青海森科已经出现了欠薪的情况。2013年,除了球队,青海森科集团已经出现了极大的问题。2016年10月,青海森科盐化产业集团已经登上了青海省失信企业法人名单。

青海足球最近一次走入人们的视野,应该是去年的青海庄伯。在去年的中丙联赛,青海庄伯已经杀入了全国八强比赛阶段。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由于资金链断裂,他们主动放弃了剩余的比赛,放弃了中乙乃至中丙资格。青海足球的两次“死亡”,都源于企业的问题。而青海的高海拔和寒冷的天气,也让各企业甚至球员望而却步。不知青海足球何时可以再现专业时代的辉煌。

作为人们心目中的旅游胜地,西藏在足球版图上,同样是“世外桃源”般的存在。在很多人进藏拍摄的照片中,孩子踢球是我们经常可以看见的主题,然而,与其他没有职业球队的省份依然拥有自己的微博账号,获取相应的足球新闻不同,我们甚至很难看到西藏足球的任何新闻。

而在中国职业联赛史上,西藏省内也没有过任何一场比赛。不过,西藏足球在中国足球的历史上,也并非一片空白。

与他们的邻居青海足球一样,西藏足球同样曾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迎来短暂的辉煌。1983年至1985期间的全国“民族团结杯”足球赛上斩获两冠一亚。1985年,西藏足球队代表中国参加第六届“安法杯”国际足球邀请赛,并夺得亚军。

不过,在1994年的职业化时期,西藏队同样辉煌不再。2002年,藏鹰雪泉足球队作为西藏球队成立,不过他们把主场放在的做法被所有球队反对,最终他们把主场设立在北京,并以北京藏鹰雪泉的名义征战中乙,不过他们并未留下太多的成绩。

当然,提到西藏的足球队,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应该是西藏惠通队。2003年,这支球队一直在中国足球乙级联赛中进行比赛,不过始终未能升上中甲。直到2005年底,中甲的大连长波队由于“实德系”的关联问题,与大连实德合并,西藏惠通幸运地拿到了中甲联赛资格,得以参加2006年中甲联赛,并获得了联赛第九名的不错成绩。然而,这支球队的主场并不在,也不在西藏境内,这支球队把球队主场放在了太原,并更名为山西路虎。

与青海足球一样,西藏足球在去年也一度走进了人们的视野。2017年,城投参加了中丙联赛。与西藏惠通不同,他们真的把主场放在了西藏。高海拔很快让球队的主场成为了球迷关注的焦点,甚至还传出了深圳队6人吸氧的谣言。

尽管是谣言,其主场给客队造成的威胁可见一斑。最终,他们获得了中丙第六名,得以参加升级附加赛。尽管附加赛的主场放在了广东,不过他们还是以2比0战胜沈阳东进,并以两回合总比分2比1战胜对手,获得了2018年中乙资格。然而,他们因主场以及梯队问题,未能通过足协审核。至此,西藏依然遗憾无缘中国职业足球版图。

与其他几个缺乏体育传统的省份不同,山西人对体育从不缺乏热爱。山西队一直是CBA颇受关注的球队之一,无论是威尔斯、马布里、裤衩组合还是去年的詹宁斯斯科拉,他们总能吸引山西球迷乃至全国球迷的眼球。然而。提起山西足球,人们可能想不起来任何一支球队。的确,山西足球的确没有给球迷留下什么印象。甚至,按照2017的名单,中超甚至没有一名山西球员报名…

当然,今年的中超,已经有3名山西球员,其中罗皓更是成为了重庆队绝对主力。事实上,尽管从未诞生过一名国脚,但山西的足球史也并非一片空白。在足球专业化时代,山西队曾经参加了第一届全运会。1978,徐根宝还曾经执教过山西全运队,并进入了1979年全运会八强。不过随后,山西队经历了多次解散。1993年,山西队甚至经历了三大球被取缔的状况。

1997年,山西迎来了职业化之后的第一支球队,山西中联队,这支球队以当年被解散的山西队和大学生为框架,征战当年的中乙联赛。尽管吸引了不少球迷的关注,不过球队只能排名北区中下游,球队在经济上也无以为继,最终仅仅参加了一年就不再报名中乙联赛。随后,2000年成立的山西亚宝足球俱乐部,同样征战了一年的中乙业联赛,便销声匿迹。

2006年,西藏惠通搬到太原,更名为山西沃森路虎,征战2006中甲联赛。在这个赛季,山西路虎以7胜5平12负的成绩位列第九。不过随后,这支球队便远走呼和浩特,征战2007年中甲联赛。2007年中期,俱乐部总经理王珀希望收购呼和浩特,不过臭名昭著的他遭到了队员的,呼和浩特球员集体消失,他们也没有参加接下来的比赛。

2012年,山西足球卷土重来,在传统的体育强校太原理工大学贡献了一批球员的情况下,山西中优嘉怡城里并征战中乙,获得北区第九。2013年,球队没有报名参加当年的中乙联赛。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结束。2014年,球队招兵买马,重新参加中乙联赛。他们以10胜3平1负的成绩高居北区第一。在中乙升级附加赛中,他们点球击败贵州智诚,杀入中甲!

然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2014年12月,太原中优嘉怡足球俱乐部北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更名为内蒙古中优足球俱乐部。这支球队至今仍活跃在中甲联赛,然而,却早已没有了山西足球的任何元素。

看过五个省份的职业足球发展史,不难发现,几乎所有球队的消失,都离不开经济因素。他们要么因为企业自身状况破产,要么因为其他省份更好的政策而选择离开。诚然,这些省份绝不缺少实力强劲的企业,他们为什么不搞足球呢?

2018年的中超,这五个省份,总共只有5名球员报名参赛。其中,除了罗皓(山西)可以担当主力,朱宝杰(广西)可以在贵州获得轮换时间,无论陈俊林(广西)、谭天澄(山西)、崔金明(山西),都难以获得登场机会。

而在中国足球史上,除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来自广西的王峰与黄启能,其他4个省份甚至未能诞生一名国脚。即便业余足球如火如荼,但从本质上来说,这些省份,并没有足够的足球传统,也没有足够深厚的足球土壤。

因此,在缺乏政策支持,又缺乏足球传统的情况下,让汾酒、西部矿业、玉柴机器这样的大企业扛起足球的大旗,显然是一种道德绑架——他们没有搞足球的动力。而在中国幅员辽阔的情况下,西部三兄弟西藏、青海与甘肃并不便利的地理位置,也让他们运营职业球队难上加难。当然,只要人们热爱足球,并愿意参与到职业足球,职业球队的土壤就会慢慢肥沃,总有一天,他们会有现场为家乡球队呐喊助威的机会。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